• 吴清源《勇气与真意》

    当后人翻阅这段历史时,看到的是这么一段记录:华裔棋士吴清源在日本本土上孤军奋战,仅凭个人之力,在震古铄今、空前绝后的十次十番棋中战胜了全日本最顶尖的七位超级棋士.... Read More
  • 归来-张艺谋如何让禁忌性感

    《归来》当然是一部有关文革的电影,但文革只是作为商品卖点存在而已。对我们时代私处的触碰,无法从心所欲。张艺谋对文革的借用,无关轻佻,它只是政冷经热现实下,民间在左冲右突 Read More
  • 失落的世界-天使瀑布

    “除了自由行走,你以为还有什么能满足灵魂?”-- 惠特曼 中南美洲之行中,委内瑞拉的天使瀑布无疑是最为耀眼的一环。最初我们只是奔着世界最高瀑布的名气而来,并不清楚,, Read More
  • 外婆的麻心汤圆

    对麻心汤圆的记忆,几乎就是关于童年最初的记忆。那些薄雾蒙蒙,呵气成霜的清晨,我们挤在外婆的小床上,裹着厚厚的被子,透过小窗,瞪着窗外光秃秃的树影,等着公鸡打鸣,天色泛白。 Read More
  • 辗转轮回,难逃宿命

    对盖茨比来说,最大的悲剧并不是爱情的幻灭,更不是纵情绚丽的生活的消弭,而是与那个声色犬马的时代格格不入的对梦想的坚持和对爱情的憧憬,这正是盖茨比真正了不起的地方。 Read More
  • 在圣托里尼,别想一劳永逸”

    尽管费拉(Fira)有整个圣托里尼岛最大的码头,但它依然不足以承载邮轮的吨位,我和其他游客一起,依次跳上小些的摆渡艇登岛。此时,我还没有从 刚才的午睡中完全清醒过来。 Read More
  • 故都的奶品小吃

    民以食为天,吃是文化,是学问,也是艺术,自号“馋人”的唐鲁孙先生,游遍大江南北,尝遍中华美味,著书一本《中国吃》 谈了他对中国各地没事的独到见解和珍贵回忆 Read More
  • 阿姆斯特丹的红灯区

    教堂旁边有着这样一个红灯区,想想有点滑稽。这些女人展示自己的身体,就象超市里展示的商品一样。而男人们也象在买菜的货架前货比三家,讨价还价。他们不需偷偷摸摸,因为一切合法。 Read More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用户评价: 0 / 5

减星减星减星减星减星
 

失落的世界-天使瀑布

作者:翁维民

 

“除了自由行走,你以为还有什么能满足灵魂?” 惠特曼

 

中南美洲之行中,委内瑞拉的天使瀑布无疑是最为耀眼的一环。最初我们只是奔着世界最高瀑布的名气而来,并不清楚卡奈玛国家公园这片土地真正的分量和含义。从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坐了一夜长途巴士,早晨6点来到了内陆城市玻利瓦尔城。和喧嚣嘈杂,盗匪横行的加拉加斯绝然不同,玻利瓦尔宁静安详的令人难以置信,近7点了,街上还看不见几个行人。在这儿讲西班牙语的当地人几乎把所有的生意都拱手让给了不讲西班牙语的外国人,旅馆的老板全是德国人,大部分的面包店是葡萄牙人的,饭店是意大利人的,而中国人则包下了所有的超市。

 

 

玻利瓦尔城是离天使瀑布最近的城市,而天使瀑布还在700多公里之外,两地之间只有云蒸雾罩,浩莽无边的丛林,没有任何陆路和水路交通相连接。所有的游客只有一项选择,就是参加当地3天2夜的旅行团。第2天一早,我们旅馆那位德国老板的黑人太太开车将我们送到机场。等待我们的是只能坐4个人的老式小飞机,白色的机身已经被油漆过了好几遍,表面高低不平。战战兢兢地爬进这架不知哪年造的螺旋桨飞机,想着美国和委内瑞拉之间愈演愈烈的对骂,不知有没有影响到飞机零部件的供应。看着信心满满的中年驾驶员,最后还是没好意思开口问。

 

幸运的是,飞机虽小马力很大。在跑道上没跑多远,就轰鸣着直冲云霄。向南飞了一个多小时,当座座岩石山峰开始逐步露出云端时,我们已经来到了卡奈玛。这是一座居住着佩蒙印地安人的小村落。在卡奈玛小镇上建有旅游营地,几十间椭圆形的,用棕榈叶盖顶的白墙小屋和凉亭错落有致地坐落在卡奈玛湖畔,掩映在湖边的绿树丛中。卡奈玛紧靠着卡奈玛湖,湖边洁白的沙滩细腻结实,参天的棕榈树充满了热带的迷人风情。湖对岸大大小小有七处瀑布,轰鸣的水声在空旷的湖面回荡,阵阵水气腾空而起,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一道绚丽的彩虹,将湖面和山崖连接,宛如人间仙境一般。

 

 

 

 

达沙颇瀑布(Salto Sapo)有100米宽20米高,大概是湖边最大的一座瀑布。令人想象不到的是西游记中描写的水帘洞就在这座瀑布的后面,我们换上泳衣,硬着头皮冲进轰轰隆隆倾泻而下的瀑布,水帘后面别有洞天。岩石的大厅越往里走越显得宽大,岩缝中碧绿的小草,鲜艳的红花给寒湿的石窟带来了无限的生机。站在瀑布的后面,阳光将奔流而下的水帘照耀得晶莹剔透,让人觉得仿佛身居水晶宫中一般。这超出任何人想像的罕世美景,给人带来难以名状的震撼。从来没有听说过的瀑布已经如此精彩绝伦,那世界第一的天使瀑布又该如何呢?心中难免充满了期望。

 

当天晚饭时,我们的全团游客聚到了一起。3个高大的青年(2女1男)来自新西兰,他们将在南美洲旅行6个月。1位来自俄国的男青年和1位来自阿塞拜疆的妙龄女郎坐在一起。这位信奉伊斯兰的女士在婚前出来旅游3周,自己的未婚夫没有空,由这位老朋友全程陪同。看着他们发乎情止于礼的亲昵,不由你不相信这世界上还真有柳下惠这样的人。笑声不断的是来自首都加拉加斯的母女俩,都是超过200磅的重量级人士。都说委内瑞拉出美女,可是胖子还真不少。加上我们2个澳洲华人。全团只有9个人。导游是卡奈玛村的当地人,28岁的小伙子,已经作了8年导游。尽管讲一口流利的英语,他还是更愿意和同文同种的母女俩说笑。

 

 

从卡奈玛村到天使瀑布还有74公里水路。我们2个人一排,沿着约10米长的独木舟坐好。舵手拉响了船尾的发动机,独木舟轰鸣着逆流而上,激起阵阵水花向我们迎面泼来。四周的美景变幻无穷,我们甚至都顾不得擦去满脸的水珠。

 

卡劳河蜿蜒曲折地向着无边的原野延伸,它时而河深浪缓,时而滩浅涛激,时而与古木芳草相浸相容,时而与崇山峻岭相依相漩。随着山势地形的变化,河流时宽时窄,时深时浅。

 

 

最为惊险是独木舟在乱石滩中挣扎前进,这时大大小小的鹅卵石像排兵布阵一样挤满了河床,大的可以像一堵墙一样封住了半边河道,小的形似鹅卵,在水中晶莹园润,让你情不自禁地想去抚摸和亲近那天然的秀美。

 

独木舟一刻不停地向着卡劳河的上游进发,深入这块如梦似幻美不胜收的荒漠之地。大约船行3个小时之后,两旁的山势越来越高,而河道却越来越窄。随着水道的变窄变浅,水势也跳荡奔腾起来,翻着泡沫,打着漩涡,咆哮飞溅。这一路我们尽情领略了水的千姿百态,万种风情。

 

 

5个小时的逆水行舟,处处美景如画,峰峦叠翠,草木葳蕤,水天一色,雀鸣鸟翔,高潮迭起,让人目不暇接。山为水之骨,水为山之灵。卡奈玛国家公园的青山碧水,为每一个来到这里的人奏响了一曲清丽脱俗的山水交响曲。想起1498年,哥伦布踏足委内瑞拉海岸时,就惊叹这片土地为:“地球上的天堂”。如果他有幸深入委内瑞拉内地探险的话,当他看见这片位于委内瑞拉东南角腹地,面积300万公倾的卡奈玛国家公园(Canaima National Park),面对如此雄浑壮阔,又柔情万种的自然风光时,不知又会以什么样的话语来描绘。可以肯定的是,他将发现人类的语言在这一自然奇观面前是那样的苍白无力,黯然失色。

 

 

也就是这片仿佛只能存在于另一时空的土地,为阿瑟-柯尔道南爵士提供了绝妙的创作激情,他在1912年写下了著名小说“失落的世界”。他相信在这与世隔绝的伊甸园中,一定能发现残存的恐龙。近一个世纪以后,“失落的世界”又给了斯蒂文-斯皮尔伯格无限的灵感,拍摄了侏罗纪公园一片。这是南美洲最原始而又最具活力,同时充满了灵气的梦幻之地,它给人启迪,发人深思。

 

下午3点钟左右,我们来到了天使瀑布脚下。但要想看到瀑布的全貌,还得向上攀登3公里。在导游的引领下,大家走进了茂密的丛林。古树参天,藤缠葛绕,成千上万种大大小小的植物,在这里交织成一片绿色的海洋。比起世界其它地方的森林,这儿的植物生长的最为繁盛,把整个丛林填充的密不透风。太阳洒不进来,风也吹不起来,空气中流淌着潮湿的腐叶味道,清新而令人陶醉。周围安静的令人生疑,只听得见自己的呼吸和脚步声。间或从密林深处穿来几声鸟叫,循着声音望去,却看不到任何鸟儿的身影。

 

 

1个多小时之后,两腿发酸,汗流满面之时,终于走出密林,来到了瀑布的底部。仰望着高耸入云的红色花岗岩山体,中间一道高近千米的洪流如银链如飞虹,在高山峭壁之间轰轰隆隆倾泻而下。瀑布分为两级,先泻下807米,落在一个岩架上,然后再跌落172米,落在山脚下一个宽152米的大水池内,总落差达到979米。大有瀑布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的磅礴气概。我们站在水池边上,水流激荡而起的水雾随风起伏,时时飘来如同轻纱拂面,其感觉真是妙不可言。

 

天使瀑布大概是世界上最晚为世人所知的著名景观,生于美国密苏里州的冒险家,飞行员,淘金者吉米-安吉尔(Jimmy Angel)1924年在巴拿马的一家酒吧里,遇见了另一个不安分的美国人麦克拉科恩(McCracken)。一则从16世纪葡萄牙人那里传下来的流言——在巴西和委内瑞拉边境满地都是黄金,让麦克拉科恩坐卧不定,他出资5000美元让吉米为他驾机,那一年吉米只有22岁。第一次出征他们就带回了45公斤黄金,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从此吉米花费了他32年的余生,驾机在中南美洲寻找黄金,但是再也没有发现任何够分量的黄金,却意外地在1935年发现了这座世界最高的瀑布。1937年他试图驾机在瀑布顶端的岩石平台降落,飞机是成功地降落下来了,但是机身毁损太多,再也飞不起来了。吉米-安吉尔化了整整11天的时间才找到从峭壁下来的小路,天使瀑布因这一壮举而扬名世界。但由于地理位置的限制,直到20世纪60年代这儿才迎来第一批旅游者,可以讲在世界著名瀑布中,天使瀑布是最有特点,却又是最难接近的。

 

当夜大家宿营在瀑布脚下的河边。将吊床的两端分别系在树上,放松身心静静地躺下,听着松涛起伏,河浪拍岸,感受着河边吹来阵阵微风。这凉爽宜人的气流,与其说是风,不如说是荡涤心胸的清凉气息。

 

享受着人和自然完全融为一体的绝妙时光,在恬静旷达,超然于物欲之外的心境之中,我却突然不无悚悸地想起热浪蒸腾废气横溢的城市街道,火柴盒般的钢筋水泥高层公寓中污浊的空气。在人类漫长的历史中,绝大部分时间人是和大自然息息相连荣辱与共的,这就是人类能够千万年来薪火相传,延续到今天的关键之所在。但是随着所谓文明的发展,掌握了一定科学手段的人类开始轻视自然,妄图征服自然的狂妄念头日甚一日。同时人类开始作茧自缚,越来越远地离开自然,兴天地为伍的艺术已经在人间失传。短短的百年时间,物资的生产率提高了成千上万倍,但思想的生产率不但没有提高,甚至还在递减。种种难以想象的愚蠢行为,已经酿成许许多多难以弥补的破坏。今天大自然的全面报复已经迫在眉睫,而大部分的人们还是对此无动于衷。想着想着,终于在世人皆醉唯我独醒的满足感中沉入梦乡。

 

 

沉浸在大自然中的睡眠总是那样香甜,一觉醒来天已大亮。早晨的雨林,一片生机盎然,猴群吱吱的叫声和金刚鹦鹉高亢的啼鸣此起彼伏。淡淡的水汽从河面冉冉升起,时稠时稀,幻化多姿。淡淡的晨雾后面,深色岩山时隐时显,就像一幅空灵和飘渺的中国水墨画。徐风吹来,雾气为之消散。大地清新如洗,碧空蓝天白云。太阳从身后缓缓升起。温暖的阳光投射在河对岸的花岗岩山体之上,整座山弥漫着金黄色的光辉,明亮而美丽,有如天堂般的辉煌。朵朵白云轻盈地飘浮在山腰之间,给粗旷壮丽的风景带来一丝柔情和妩媚。短短的半个小时之内,一幅素雅清逸的水墨画转化成了一幅热情奔放浓墨重彩的油画。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让每一个在场的人如痴如醉。

 

 

回程是顺水而下,2个多小时就到了。虽然走的是前一天的老路,但视角和阳光照射的角度不同,山水景致给人另一番完全不同的感受。在3天的游程中,我们团友之间几乎没有任何交流,因为卡奈玛国家公园的风景实在太精彩,从始至终吸引了大家全部的注意力。甚至在回到家好多天以后,那如梦似幻的美景还在胸中回味无穷,久久萦绕 ——-。天使瀑布以其世界第一高的称谓引来世人的瞩目,素不知默默无闻的卡奈玛国家公园有着这样动人心魄的美景,高山峭壁,大河小溪,密林草地,湖泊瀑布,飞禽走兽 ——-。这是一个真正的“失落的世界”,时时刻刻地提醒着人们,在所谓的文明降临人世之前,世界是这样的美丽。

 

评论 | Add yours
  • 目前尚无评论

请评论

0

Member Access

Who's Online

目前有 23 游客 和 0个会员 在线

文章日历

April 2020
Mo Tu We Th Fr Sa Su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 2 3

最新评论

X
写实,道出了从事这一行业xj们的艰辛。 有需求就有市场 没有其他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