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吴清源《勇气与真意》

    当后人翻阅这段历史时,看到的是这么一段记录:华裔棋士吴清源在日本本土上孤军奋战,仅凭个人之力,在震古铄今、空前绝后的十次十番棋中战胜了全日本最顶尖的七位超级棋士.... Read More
  • 归来-张艺谋如何让禁忌性感

    《归来》当然是一部有关文革的电影,但文革只是作为商品卖点存在而已。对我们时代私处的触碰,无法从心所欲。张艺谋对文革的借用,无关轻佻,它只是政冷经热现实下,民间在左冲右突 Read More
  • 失落的世界-天使瀑布

    “除了自由行走,你以为还有什么能满足灵魂?”-- 惠特曼 中南美洲之行中,委内瑞拉的天使瀑布无疑是最为耀眼的一环。最初我们只是奔着世界最高瀑布的名气而来,并不清楚,, Read More
  • 外婆的麻心汤圆

    对麻心汤圆的记忆,几乎就是关于童年最初的记忆。那些薄雾蒙蒙,呵气成霜的清晨,我们挤在外婆的小床上,裹着厚厚的被子,透过小窗,瞪着窗外光秃秃的树影,等着公鸡打鸣,天色泛白。 Read More
  • 辗转轮回,难逃宿命

    对盖茨比来说,最大的悲剧并不是爱情的幻灭,更不是纵情绚丽的生活的消弭,而是与那个声色犬马的时代格格不入的对梦想的坚持和对爱情的憧憬,这正是盖茨比真正了不起的地方。 Read More
  • 在圣托里尼,别想一劳永逸”

    尽管费拉(Fira)有整个圣托里尼岛最大的码头,但它依然不足以承载邮轮的吨位,我和其他游客一起,依次跳上小些的摆渡艇登岛。此时,我还没有从 刚才的午睡中完全清醒过来。 Read More
  • 故都的奶品小吃

    民以食为天,吃是文化,是学问,也是艺术,自号“馋人”的唐鲁孙先生,游遍大江南北,尝遍中华美味,著书一本《中国吃》 谈了他对中国各地没事的独到见解和珍贵回忆 Read More
  • 阿姆斯特丹的红灯区

    教堂旁边有着这样一个红灯区,想想有点滑稽。这些女人展示自己的身体,就象超市里展示的商品一样。而男人们也象在买菜的货架前货比三家,讨价还价。他们不需偷偷摸摸,因为一切合法。 Read More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用户评价: 0 / 5

减星减星减星减星减星
 

找寻苏伯固
作者:门门

那天在爸爸房里。他突然问我,是不是还记得苏轼儿子苏伯固的那首词。我说,好像没听说过苏轼儿子的“那首词”呀。我不记得读过苏轼儿子的词,难道他只有一首词吗?

他说,好像就只有一首词。我说,那我下午去同学家上网,帮你找找看。心想,如果一个人只有一首词是好的,那在网上应该查得到。

下午去同学家。国内的网很慢,而且没有谷歌。我平时不大用百度查东西。查了半天,与苏伯固有关的还真是只有一首词。而且那首词还不是他写的,是苏轼写的《归朝欢·和苏伯固 》,注释里说,苏伯固和苏轼是好朋友。既然是“和”,那就该有苏伯固的原词吧,可找了半天,就是找不到。

不过,至少弄清了一点,苏伯固不是苏轼的儿子。我想大概是父亲记错了,把苏轼的词安到苏伯固头上去了。反正不管它,先把苏轼的词打出来拿回去给他看看。

回到家里。我对父亲说,你记错了,苏伯固不是苏轼的儿子,是朋友。他想了一下说,哦,这个倒是记不清了。然后,我把苏轼的那首《归朝欢》读给他听,问他要找的是不是这首。他听了以后摇了摇头,说,不是。我又再读了一遍,他还是说,不是。我说,那就没办法了,网上只找得到这一首。

他想了想,说他曾经让母亲抄过一些诗词,里面应该有他说的苏伯固的那一首。

唉,怎么不早说呢。我赶紧去问母亲。

母亲两年前就开始帮父亲抄写一些诗词。那是他多年前手抄的一本诗词集,名字忘了。年深日久,他抄的那个本子旧了,有些地方大概碰到过水,字迹也有些模糊。他自己写字时手有些抖了,就让母亲替他重抄一遍。还没抄完,母亲就病了,因此搁了下来。

妈妈把她抄的那些诗词找出来给我看。一共有四十多页,标着页码。她说,还有几页就可以抄完了。

我一页一页地翻,翻到第二十五页时,终于找到了。那是一首《木兰花令》,作者苏伯固。而且,他的词的确就只有这么一首,再往后翻也没看到别的。

拿着那页纸去问父亲。他让我读给他听。读了两句,他就说,是了,就是这首。然后,他就把后面的几句背了出来。原来,他躺着没事,就自己默背一些诗词。背到这首,里面有一句背不出来,才让我去找的。

这首词我过去没读过。便赶紧抄了下来,打算回来以后再细读。

刚回来的那几天看网模模糊糊,无法遛狗。后来眼睛正常了。心里惦记着那首词,就上网去查。

一开始用“苏伯固”来狗,居然和在同学那儿一样,什么也没查到,只有苏轼写的那首。后来,七找八找的在一篇文章里看到关于苏养直和苏伯固的关系,便用“苏养直”去狗,居然找到了那首《木兰花令》。

原来那是苏养直的词,收在他的《后湖集》里。文章里说,“苏庠(xiang,古语学校之意),字养直,其父苏坚,字伯固,博学能文,与苏东坡友善,唱和甚多”。“庠随父居于杭州,为坡翁所赏,每称为“吾家养直”,由是名益重。”这么看来,可能父亲的那本诗集里本来就写错了。也可能是父亲年纪大记混了,把苏伯固的儿子记成了苏轼的儿子。

又看了一些其他的资料,原来过去也有人把这两个人弄混了的。

比如“唐宋诸贤绝妙词选”里说,苏养直,名伯固,号后湖居士。把父亲和儿子变成了同一个人。

http://book.swddj.cn/Ebooks/T0101/200612251518250366/yuedu105.html

下面这首,就是父亲说的《木兰花令》,作者,苏庠,字养直。

木兰花令 归帆

江云叠叠遮鸳浦。江水无情流薄暮。归帆初张苇边风,客梦不禁篷背雨。
渚花不解留人住。只作深愁无尽处。白沙烟树有无中,雁落沧洲何处所。

苏庠是苏伯固的儿子,伯固和苏轼是好朋友。下面这一首,是苏轼的词。

“《归朝欢·和苏伯固本词》,作者苏轼。哲宗绍圣元年六月(公元1094年6月),苏轼被贬往惠州(今属广东),七月途经九江(今属江西)与苏坚作别,作此词。”

“梦扁舟浮震泽,雪浪摇空千顷白。觉来满眼是庐山,倚天无数开青壁。此生长接淅,与君同是江南客。梦中游,觉来清赏,同作飞梭掷。
明日西风还挂席,唱我新词泪沾臆。灵均去后楚山空,澧阳兰芷无颜色。 君才如梦得, 武陵更在西南极。竹枝三句,莫徭新唱,谁谓古今隔。”

因为父亲一句话,让我在网上找了好几天,也因此知道了两位过去不知道的词人,读了两首过去没读过的好词。

父亲喜欢诗词。那年回去,他把他的《宋词选注》拿给我,说这个你喜欢吗?喜欢就给你。里面每一页上都有他用红笔写着的小字。

想起父亲腿脚刚开始不好的时候,我们出去,总是我搀扶着他慢慢地走。挽住他的手臂时,我会想到小时候,他拉着我的手去公园,去看病的情景。那时,他的手温暖、强壮。从没想到有一天,我们会倒过来,会是由我搀扶着他。而他,就像我小时候依赖他那样,依赖着我。

为他找寻这首词,又让我想起小时候,一家人围桌吃晚饭,他给我们讲读书时的趣事,讲看过的书,讲他读过的诗词。讲到得意时,手舞足蹈,喜笑颜开。那时,他就像一只引领的手,带着我们去认识诗词的美,认识外面的世界。而现在,我成了他的手,帮助他得到他没法拿到的东西。

亲人就是这样吧,互相搀扶着,依赖着。生命因此而温暖,而有意思。

评论 | Add yours
  • 目前尚无评论

请评论

0

Member Access

Who's Online

目前有 27 游客 和 0个会员 在线

文章日历

April 2020
Mo Tu We Th Fr Sa Su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 2 3

最新评论

X
写实,道出了从事这一行业xj们的艰辛。 有需求就有市场 没有其他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