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吴清源《勇气与真意》

    当后人翻阅这段历史时,看到的是这么一段记录:华裔棋士吴清源在日本本土上孤军奋战,仅凭个人之力,在震古铄今、空前绝后的十次十番棋中战胜了全日本最顶尖的七位超级棋士.... Read More
  • 归来-张艺谋如何让禁忌性感

    《归来》当然是一部有关文革的电影,但文革只是作为商品卖点存在而已。对我们时代私处的触碰,无法从心所欲。张艺谋对文革的借用,无关轻佻,它只是政冷经热现实下,民间在左冲右突 Read More
  • 失落的世界-天使瀑布

    “除了自由行走,你以为还有什么能满足灵魂?”-- 惠特曼 中南美洲之行中,委内瑞拉的天使瀑布无疑是最为耀眼的一环。最初我们只是奔着世界最高瀑布的名气而来,并不清楚,, Read More
  • 外婆的麻心汤圆

    对麻心汤圆的记忆,几乎就是关于童年最初的记忆。那些薄雾蒙蒙,呵气成霜的清晨,我们挤在外婆的小床上,裹着厚厚的被子,透过小窗,瞪着窗外光秃秃的树影,等着公鸡打鸣,天色泛白。 Read More
  • 辗转轮回,难逃宿命

    对盖茨比来说,最大的悲剧并不是爱情的幻灭,更不是纵情绚丽的生活的消弭,而是与那个声色犬马的时代格格不入的对梦想的坚持和对爱情的憧憬,这正是盖茨比真正了不起的地方。 Read More
  • 在圣托里尼,别想一劳永逸”

    尽管费拉(Fira)有整个圣托里尼岛最大的码头,但它依然不足以承载邮轮的吨位,我和其他游客一起,依次跳上小些的摆渡艇登岛。此时,我还没有从 刚才的午睡中完全清醒过来。 Read More
  • 故都的奶品小吃

    民以食为天,吃是文化,是学问,也是艺术,自号“馋人”的唐鲁孙先生,游遍大江南北,尝遍中华美味,著书一本《中国吃》 谈了他对中国各地没事的独到见解和珍贵回忆 Read More
  • 阿姆斯特丹的红灯区

    教堂旁边有着这样一个红灯区,想想有点滑稽。这些女人展示自己的身体,就象超市里展示的商品一样。而男人们也象在买菜的货架前货比三家,讨价还价。他们不需偷偷摸摸,因为一切合法。 Read More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用户评价: 0 / 5

减星减星减星减星减星
 

 神龙帕夫:瘾君子还是彼得·潘

                ·肖 毛·

  一

  译出上一本书以后,由于暂时没有适合翻译的新书,我开始给自己放假:每
天坐在厨房的录音机旁,边听磁带边看电子书。三天前,随便拿出一盘《美国乡
村音乐系列情歌》(The best of country & western Vol.2),A面的第一首是
节奏轻快的《神龙帕夫》(Puff, the Magic Dragon)。这首歌我不知听过多少
次了,却从没有注意过歌词的内容。于是,我拿起磁带的歌片,看了看它的歌词。
然后,我被歌词的内容迷住了——我不能完全看懂它的象征意味,这反而让它显
得更加迷人。我想,这绝不是普通的流行歌曲,一定在西方或者说美英文化生活
中留下过印记。为了求证这一点,我必须上网。


  我打开电脑,连上网络,在百度百科中发现了一篇谈论《神龙帕夫》的文章:

  “‘有歌评这样说:这首歌主要是谈小孩子长大的过程,及对环境的感受。
歌词中的Puff实为一虚构的奇异龙,用此来影射孩子小时侯很喜欢小玩具,长大
后就把奇异龙甩掉,因为孩子已慢慢长大,对这种虚构的东西已不再有兴趣了’。

  英文puff原本应是象声词,是烟或气体喷出时的声音……歌中puff既是歌名,
又是神龙之名。再看看歌中男孩之名Jackie Paper。Jackie是昵称,本名是Jack,
这是英美最常见的名字,而paper作为姓氏却并不多见,……英国十七世纪哲学
家约翰·洛克在谈及人类心智成长时将儿童比作一块白版(Blank Tablet),盖指
儿童的纯真世界没有成人世界独有的阴险狡诈,如一块白版,等待着外面的世界
在上面刻画点染上各种各样的印迹。歌中的paper明显是化用了‘白版’之说。
英文中指代儿童时代词常常用‘it’,应是一样的含义。……这样,我们便容易
明白歌曲的含义了。作者取歌名为puff,又为小男孩取名Jackie Paper,正是用
吹气即消,白纸易染喻指童真的脆弱,Jackie之名正隐指状况的普通性。

  歌中用大量的篇幅描绘Jackie和Puff一起出行时的威猛:连王孙贵胄都要向
他们弯腰行礼,海盗船也要退让三分。这与男孩离开puff后,神龙的形单影孤,
郁郁寡欢形成鲜明对比。反差如此之大。何故?歌中的神龙当是小男孩最喜欢的
一件玩具,孩童了无羁绊的心灵为它插上了想象的神奇外衣。在想象的奇境中,
他们纵横驰骋,白纸被染上污迹,失去孩童可贵纯真的同时,想象力也折断了翼
翅。……

  成长本是不可逆转的过程,每个人都要经历从boys Ⅱ men的过程,这本是
自然规律;然而,丧失想象力却是可悲的。人们在谈the loss of innocence的
时候,其实是在追忆追悼着童真而失却的自由自在的想象力。   

  可笑的是这首歌被指影射毒品大麻,而且在香港和新加坡也已禁播。怎么回
事呢?原来有些人想到这个小男孩的名Jackie Paper是代表用来卷毒品的卷纸,
而歌中出现的autumn mist秋天的雾气是指吸大麻时的白烟,连地名land of
Hanah Lee也是说夏威夷的Hanalei城,因产大麻而出名。原唱组合Peter, Paul,
and Mary 为了反抗和嘲讽这种牵强地把歌曲和毒品联系起来的流言,有时会特
意暂停演唱会来向广大歌迷解释Puff的歌词是怎样描述毒品,或者干脆说药物引
起的幻觉。Newsweek上还有一篇文章专门写流行歌曲中隐含的毒品信息,其中就
提到了Puff这首歌。在2000年的电影Meet the Parents中,关于这首歌是否隐含
毒品信息而展开一场辩论。一首1958年诞生的歌到了2000年还总有人提,命运坎
坷!”

  总之,这篇文章认为,《神龙帕夫》的主题是“the loss of innocence
(失却的纯真)’”。可是,这篇文章分析得是否准正确呢?进行具体分析之前,
还是看看英文版维基百科怎么说吧。

  二

  据英文版维基百科(它的某些说法与百度百科中的那篇文章不一样,但我更
相信维基百科),《神龙帕夫》由“彼得、保罗和玛丽乐队”(Peter, Paul
and Mary)录制于1963年,词作者是伦纳德·利普顿(Leonard Lipton)和彼得
·耶罗(Peter Yarrow)。它的歌词为什么出自两个人之手呢?一切要从1959年
的一天说起。那天,19岁的康奈尔大学的学生伦纳德·利普顿受到美国诗人奥格
登·纳西(Ogden Nash,1902~1971)的儿童诗《蛋挞龙的故事》(The Tale
Of Custard The Dragon,1936)的启发,写了一首小诗,诗中讲述了帕夫(一
条长生不老的龙)与小男孩杰基·裴坡(Jackie Paper)玩耍的故事,但小男孩
在长大以后对童年时代幻想出来的冒险活动失去兴趣,所以离开了帕夫,让帕夫
感到孤独和沮丧(诗中的“神龙长生不老,小男孩却不是这样” ,也许暗示着
那个小男孩已经死去)。由于伦纳德·利普顿认识彼得·耶罗的室友,所以伦纳
德·利普顿用彼得·耶罗的打字机写出了这首诗,然后就忘了这件事。几年以后,
一个朋友给伦纳德·利普顿打电话说,彼得·耶罗正在寻找他,想要购买这首诗
的版权。后来,彼得·耶罗把这首诗改编为歌词,与伦纳德·利普顿共享歌词的
版权。

  顺便说一句,现在,为了让这首歌词显得中性化,彼得·耶罗在演唱“神龙
长生不老,小男孩却不是这样” 这一句时,把它改成了“神龙长生不老,少男
少女(girls and boys)却不是这样”。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这首歌词中本来还
有一句话,大意是帕夫后来找到了另一个孩子并且跟他一起玩,但彼得·耶罗删
去了这句话,他和伦纳德·利普顿都不记得它的具体内容,原诗的打字稿也丢失
了。

  1961年,彼得·耶罗与保罗·斯图凯(Paul Stookey)和玛丽·特拉维斯
(Mary Travers)组建了“彼得、保罗和玛丽乐队”;1962年,他们开始演唱
《神龙帕夫》;1963年,他们把这首歌收录到唱片《活动》(Moving)之中。

  《神龙帕夫》很快走红,在美英等地深受欢迎。之后,人们开始猜测它的歌
词内容。早在1964年就有人在美国《新闻周刊》(Newsweek)上撰文声称,这首
歌其实是写抽大麻的,歌词中的小男孩叫做Jackie Paper,而Paper指的是制作
大麻卷烟的烟卷纸(rolling papers);歌词中的dragon(龙)可以解释为
draggin'(吸烟),而龙的名字Puff指的是吸大麻香烟(joint)。

  这个猜测越传越广,两位词作者却坚决否认歌词与毒品的关系。彼得·耶罗
解释说,《神龙帕夫》是有关“童贞的丧失”(loss of innocence in
children)的歌曲,这是显而易见的,此外没有别的意思。

  彼得·耶罗的乐队伙伴保罗·斯图凯也有相同的观点。1976年,保罗·斯图
凯在悉尼歌剧院录制了《神龙帕夫》的演唱版。在演唱过程中,他布置了一场虚
拟审判:起诉人指控这首歌与大麻有关,帕夫与小男孩Jackie却提出抗议。法官
最后告诉陪审团(歌剧院观众),如果他们愿意跟着一起唱,被告就将无罪释放。
观众跟着他一起唱,而法官在合唱结束之后裁定,“此案不予受理”。

  尽管如此,有人仍然认为《神龙帕夫》的歌词与吸毒有关,甚至把这个推断
写进了在线字典里。我在www.urbandictionary.com上查到,其中对于Honalee
(歌词中的帕夫经常在此玩耍)有这样的解释:

  1、神龙帕夫的住所。歌曲中的帕夫是个有争议的隐喻,或是“童年的象
征”,或是“大麻的象征”。

  2、在歌曲《神龙帕夫》中,指吸毒;歌词中的秋雾(autumn mist),指毒
品。

  三

  除了以上提到的童贞说(或童年)和吸毒说之外,还有更雷人的说法呢。我
在网上找到一篇《<神龙帕夫>新释》(A new interpretation,by Swami
Dharmananda),其中这样说:

  “Puff是原始的生命力,也就是通过个人体内的宇宙能量表现的Shakti(性
力,又译为创造力,在印度教中指每个人都具有的来自神的‘创造能量’)。耶
稣说过,‘你们若不回转,变成小孩子的样式,断不得进天国’。Honalee即他
所说的天国……这个词是夏威夷土语PiHANAkaLanI的缩写,意为‘天堂与大地的
交界处’,所以Honalee就是可以在地上感知天堂的地方。”

  由于这篇文章中布满了“意识”、“自我”、“瑜伽”、“永恒”之类的神
秘词汇,云山雾罩的,看得我眼花缭乱,这里就不再摘译了。尽管看不懂,我却
对作者的过分阐释表示怀疑,因为类似的文章实在太多了,不信请看各种中文媒
体上的新书评论或者说广告——看上去,他们说得天花乱坠,仿佛那些新书全都
足以超越马尔克斯或福克纳作品似的,等你读了才知道,它们多半是三流文人的
四流创作而已。有些作品,比如《红楼梦》和金庸小说,虽然具有一定的价值,
却被所谓的评论家捧得比天国还高,不然他们就会失去了饭碗……

  闲话少说,还是继续讨论《神龙帕夫》的歌词吧——它的内容究竟是什么呢?
要想做出合理的推测,我们需要看一看《神龙帕夫》的歌词原文与中文大意:

  Puff, the magic dragon(神龙帕夫)

  Puff, the magic dragon, lived by the sea(神龙帕夫,住在大海边)
  And frolicked in the autumn mist in a land called Honalee.(经常在
哈纳利的秋雾中玩耍)
  Little Jackie Paper loved that rascal Puff(小杰基·裴坡喜欢淘气的
帕夫)
  And brought him strings and sealing wax and other fancy stuff, oh
(给他带来细线、封蜡和其他好东西,噢)

  Puff, the magic dragon, lived by the sea(神龙帕夫,住在大海边)
  And frolicked in the autumn mist in a land called Honalee.(经常在
哈纳利的秋雾中玩耍)
  Puff, the magic dragon, lived by the sea(神龙帕夫,住在大海边)
  And frolicked in the autumn mist in a land called Honalee.(经常在
哈纳利的秋雾中玩耍)

  Together they would travel on boat with billowed sail(他们总是一
起坐着小船,扬帆出海) 
  Jackie kept a lookout perched on Puff's gigantic tail(杰基在帕夫
的大尾巴上搭起了了望台)
  Noble kings and princes would bow whene'er they came(只要看到他们,
王公贵族就会鞠躬)
  Pirate ships would lower their flags when Puff roared out his name,
oh(只要帕夫吼出自己的名字,海盗船就会降下旗帜,噢)

  A dragon lives forever, but not so little boys(神龙长生不老,小男
孩却不是这样)
  Painted wings and giant's rings make way for other toys.(别的玩具
取代了着色的翅膀和巨人的圆圈)
  One grey night it happened,Jackie Paper came no more(一个忧郁的晚
上,杰基·裴坡不再露面)
  And Puff that mighty dragon, he ceased his fearless roar.(巨龙帕
夫不再无畏地吼叫)

  His head was bent in sorrow, green scales fell like rain(帕夫伤心
地耷拉着脑袋,绿色的鳞片雨点般坠落)
  Puff no longer went to play along the cherry lane.(从此不再去樱桃
巷玩耍)
  Without his lifelong friend, Puff could not be brave(没有了终身的
朋友,巨龙帕夫再也勇敢不起来)
  So, Puff that mighty dragon sadly slipped into his cave, oh(所以
悲伤地溜进他的山洞,噢)

  四

  读完这首歌词,我首先想到的就是芬兰作家Z·托普琉斯创作的短篇童话
《小拉斯》。在这篇童话中,小男孩拉斯在菜地里摘了十几粒豌豆荚,然后把豌
豆荚做成小船,放进水里,幻想着自己坐船环游世界的情景。然后我又想到一个
更加著名的童话,即英国作家詹姆斯·巴里创作的《彼得·潘》:小时候,小女
孩温迪跟着永远不会长大彼得·潘飞到海边做游戏;长大以后,温迪再也不能跟
着彼得·潘飞走,她的女儿却可以。

  为什么这样想呢?因为我觉得《神龙帕夫》的内容是这样的:

  秋天里的一个雾天,有个小男孩去海边玩耍,遇到了一个被人遗弃的龙形玩
具。小男孩喜欢这个玩具,把它叫做神龙帕夫,认为它经常在Honalee的秋雾中
玩耍,结果被他遇到了。男孩为什么把这个玩具叫做帕夫呢?在英文中,puff可
以理解为喷出、冒出,而西方传说中的龙通常是能够喷火的,所以puff在此的意
思是喷,甚至可以意译为噗噗。

  帕夫是个需要修理的旧玩具,所以男孩“带来细线、封蜡和其他好东西”——
细线大约是为了系住帕夫并且拖着它走的,封蜡大约是胶水的替代品(以便为
它粘好已经折断的翅膀)。然后,男孩把帕夫幻想成龙舟,又幻想着他坐着龙舟
勇敢地冒险的情景。可是,人总归要长大,小男孩也不例外。当小男孩长大(或
者说童年已死)时,他更喜欢的是“别的玩具”(事业、权势等等),而非“着
色的翅膀和巨人的圆圈”。我认为,“着色的翅膀”(Painted wings)指的是
用彩色的封蜡为龙形玩具粘好的翅膀(因为西方传说中的龙是有两个翅膀的),
“巨人的圆圈”(giant's rings)则是龙喷出的火圈(这大概出自男孩的想
象)。

  通过“神龙长生不老,小男孩却不是这样”这一段,作者已经明确地告诉我
们,帕夫其实是一个象征,你可以把它理解为童年、童贞、性力(创造力)甚至
上帝等等,总之是那种在成长过程中失去的可贵的东西(西方人喜欢把龙看做邪
恶的生物,《神龙帕夫》的作者却不这么看)。   

  如果说歌词的前几段还有不少写实的成分,它的最后一段则差不多完全采用
了象征手法。“帕夫伤心地耷拉着脑袋,绿色的鳞片雨点般坠落”,是因为小男
孩走出了天真的童年,对于成人世界的诱惑不再有免疫力(天真的鳞片已经坠
落),只能任凭帕夫(童贞)长期遭到冷落;

  帕夫“不再去樱桃巷玩耍”,也是因为小男孩走出了天真的童年(这里的樱
桃巷有可能是男孩的住地,但更可能是童贞的象征,因为cherry一词也有处女、
童男和童贞之意);

  “没有了终身的朋友,巨龙帕夫再也勇敢不起来”,指的是童贞、想象力等
等与儿童的依存关系;

  帕夫“悲伤地溜进他的山洞”,是指童贞的失去总会令人感到遗憾,但如果
你愿意把它找回来,它还会在某个地方等着你(据西方传说,龙一般都住在山洞
里,里面通常会有财宝),因为它是永恒存在的。

  此外,男孩为什么要把帕夫的住地幻想成Honalee呢?在一般的英文字典中
都查不到Honalee这个词,因为它很可能是伦纳德·利普顿随便虚拟的地名——
他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他受到了美国诗人奥格登·纳西的儿童诗《蛋挞龙的故
事》的启发,就像前面说过的那样。

  从网上找到《蛋挞龙的故事》原文(全文请见附录),发现它讲述的是这样
的故事:一个叫贝琳达的小女孩,住在一座小白房里面,她有一辆小小的红马车,
还有几个同伴(小黑猫墨水、小灰鼠眨眼、小黄狗芥末和因胆小而被贝琳达叫做
蛋挞的宠物龙);一天,贝琳达和小黑猫等正在嘲笑蛋挞的胆小,装着一条木腿
的海盗出现了,手里拿着刀枪,小黑猫等吓得不行,蛋挞却勇敢地冲过去,吃掉
了海盗。

  对于《蛋挞龙的故事》的作者奥格登·纳西,网上有这样的评论:

  “纳什的诗风非常独特……或以巧妙的押韵结尾,或以荒诞的韵脚收行。很
多时候,他甚至创造一个词来满足押韵的要求。……说他的诗是幽默的,不仅因
为他的诗能使人发笑,还因为这些诗能让人体会到人生经验的真谛。他相信,他
的文字不仅仅是写给孩子们的,而是应被放在一个孩子和成年人世界之间的灰色
地域。”

  回头再看《蛋挞龙的故事》,作者把故事中的龙叫做“a realio, trulio,
little pet dragon”,而realio和trulio无疑是作者根据really和truly自创的;
故事中提到,海盗“climbing in the winda”,这里的winda应是根据window自
创的,目前是与上一行的Belinda押韵。

  既然奥格登·纳西能够为了“满足押韵的要求”而“创造一个词”,受到他
影响的伦纳德·利普顿为什么就不能创造出Honalee这个地名(甚至Jackie
Paper这个人名)呢?

  总之,如果让我用一句话来总结的话,我会这样说:神龙帕夫不是瘾君子,
而是彼得·潘。

  五

  我对于《神龙帕夫》的歌词恐怕也有过分阐释之处,但限于资料和学识,目
前只能理解到这个程度了。不管怎样,这首歌对于西方社会确实产生了一定的影
响。

  据英文版维基百科,在越战期间,人们把美国的AC-47炮艇机(AC-47
Spooky gunship)叫做“神龙帕夫”,就是由于这首歌的缘故。1978年,这首歌
被改编为动画片,后来又拍了两部续集。1983年,这首歌被改编为童话剧。2007
年,这首歌被改编为绘本,在最后一页的画面上,神龙帕夫后来又认识了一个小
女孩,把小女孩介绍给帕夫的就是已经长大的Jackie Paper——我喜欢这个彼得
·潘式的结局。

  这篇文字即将收尾之际,忽然想起英国诗人华兹华斯的名诗《咏永生之暗示》
(Ode: Intimations of Immortality,1802~1804)。华兹华斯在该诗中认为,
人类“从上帝身边而来”,在诞生时“没有彻底遗忘过去”,仍然离天堂不远,
长大时却被“牢笼的阴影围拢”。

  我想,成长是令人遗憾的,但我们可以在成长过程中寻找永生的童贞(或者
说上帝);即使我们找不到,至少也能寻回一些模糊的印象,就像《咏永生之暗
示》中说的那样: 

  “我们的诞生仅仅是沉睡和遗忘,
  与我们同来的灵魂——生命之星,
  曾经留在别的地方,
  此时却自远处降临,
  没有彻底遗忘过去,
  没有完全赤身露体,
  而是身披彩云,从上帝身边而来,
  我们的家就在那里。”

  16:46 2013-8-6 肖毛

  附录:

  The Tale Of Custard The Dragon(1936)
  蛋挞龙的故事

  Ogden Nash

  Belinda lived in a little white house,
  With a little black kitten and a little gray mouse,
  And a little yellow dog and a little red wagon,
  And a realio, trulio, little pet dragon.

  Now the name of the little black kitten was Ink,
  And the little gray mouse, she called her Blink,
  And the little yellow dog was sharp as Mustard,
  But the dragon was a coward, and she called him Custard.

  Custard the dragon had big sharp teeth,
  And spikes on top of him and scales underneath,
  Mouth like a fireplace, chimney for a nose,
  And realio, trulio, daggers on his toes.

  Belinda was as brave as a barrel full of bears,
  And Ink and Blink chased lions down the stairs,
  Mustard was as brave as a tiger in a rage,
  But Custard cried for a nice safe cage.

  Belinda tickled him, she tickled him unmerciful,
  Ink, Blink and Mustard, they rudely called him Percival,
  They all sat laughing in the little red wagon
  At the realio, trulio, cowardly dragon.

  Belinda giggled till she shook the house,
  And Blink said Week!, which is giggling for a mouse,
  Ink and Mustard rudely asked his age,
  When Custard cried for a nice safe cage.

  Suddenly, suddenly they heard a nasty sound,
  And Mustard growled, and they all looked around.
  Meowch! cried Ink, and Ooh! cried Belinda,
  For there was a pirate, climbing in the winda.

  Pistol in his left hand, pistol in his right,
  And he held in his teeth a cutlass bright,
  His beard was black, one leg was wood;
  It was clear that the pirate meant no good.

  Belinda paled, and she cried, Help! Help!
  But Mustard fled with a terrified yelp,
  Ink trickled down to the bottom of the household,
  And little mouse Blink strategically mouseholed.

  But up jumped Custard, snorting like an engine,
  Clashed his tail like irons in a dungeon,
  With a clatter and a clank and a jangling squirm
  He went at the pirate like a robin at a worm.

  The pirate gaped at Belinda's dragon,
  And gulped some grog from his pocket flagon,
  He fired two bullets but they didn't hit,
  And Custard gobbled him, every bit.

  Belinda embraced him, Mustard licked him,
  No one mourned for his pirate victim
  Ink and Blink in glee did gyrate
  Around the dragon that ate the pyrate.

  Belinda still lives in her little white house,
  With her little black kitten and her little gray mouse,
  And her little yellow dog and her little red wagon,
  And her realio, trulio, little pet dragon.

  Belinda is as brave as a barrel full of bears,
  And Ink and Blink chase lions down the stairs,
  Mustard is as brave as a tiger in a rage,
  But Custard keeps crying for a nice safe cage.

评论 | Add yours
  • 目前尚无评论

请评论

0

Member Access

Who's Online

目前有 22 游客 和 0个会员 在线

文章日历

April 2020
Mo Tu We Th Fr Sa Su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 2 3

最新评论

X
写实,道出了从事这一行业xj们的艰辛。 有需求就有市场 没有其他观点